Fenying

Angus’ Home.


09 Jun 2012

写在今年的6月9日

该文章迁移自作者的旧博客站点。
源地址:http://fenying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020559932013426585538/

高考结束,高中毕业那晚的回忆。

伴随着高考帷幕的落下,我们毕业了。一张张写满疲惫的脸上挂着不尽的茫然。七月流火已在六月的上旬匆匆离去。

在黑色的六月上旬里的昨天,我们,他们,她们最后狂欢了一个通宵。

早上五点半,我,老毛,铭宇,三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,橘红色的朝霞把天空染上一层维美的色调。半路被搭顺风车的小山追上,她那声“小四”喊得懒洋洋的,倒还真像个彻夜未眠的夜鬼。想着,就顺着思绪,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。

8号下午,最后一科考完。我们在宿舍里整理东西,同时,洗完澡准备出发,走路去酒店。走到桥上,遇到了骑着摩托车的生物老师,瞎聊了几句。然后又遇到了载着威龙的铭宇,这时文山说衣服太紧,于是他和铭宇骑车回去换衣服,威龙加入我们的队伍。

晚7点30分,我们四人小分队到达迎宾楼。值得一提的是,当我们到达的时候,生物老师也刚好抵达,可见在热闹的街区里,骑车和步行的速度都是一样的。而在8号这个特殊的晚上,路上早已人满为患。亦或许是因为曾志伟等人的到来吧,但我对这些不感冒,也是今天到家才听姐说那些人来了五华。再说,解放了的高三才是主力军。

大多数老师和同学们已经到了,在班主任的带领下,浩浩荡荡的队伍陆续走进酒店。204房里坐着60多号人,空调的冷气也无法战胜酷暑的热浪和十足的人气。热浪下谁也无法保持镇定,我对威龙说,“怎么,小翠还没来你就着急了?”威龙“心领神会”地点头。其实我们彼此都清楚这不过是玩笑罢了。

聚会开始之前,首先是象征绝对权威的班主任发言。记得老班的话很给力,“大家,酒喝多点我就不说了,起码饭吃多点吧!听说你们还打算玩通宵,不吃饱点怎么玩到天亮!”一阵阵欢呼声,掌声雷动,直到我们的大师兄——语文老师,和高二的班主任和英语老师来了,聚会正式开始。

我、威龙酒力不佳,菜一上来就先考虑填饱肚子。而阿坚干脆就不喝酒,在这里我强烈鄙视他一个(还拿雪碧充当白酒……)。我们一桌除了我旁边的翠婷,几乎都是同宿舍的爷们,我还调侃她说,她是不是女生派来的代表。

高二的英语老师这天穿得很好看。一年不见,老师已经只记得“半个我”了。这时,敬酒的活动一桌接一桌,当理综老师进来时更是达到了高潮,毕竟,在宿舍大家就已经说好一定要把阿廖和大师兄干倒。同桌早就“愤怒”过:“大师兄不许动我们的小师妹!”

可惜的是,阿廖不愧是阿廖,教化学的就是不一样,区区浓度的乙醇水溶液哪能放倒他……记得下午班主任说他,“你教化学的,反应厉害着,酒算什么;我教数学的,无解,当然喝不赢你!”其实当时我想说,老师你教数学的,数学里除个零是无解没错,但同时也可以是正无穷……事后听说阿廖还去了他班里的KTV包房,继续灌酒,不知结果如何……不过,成功的是,大师兄铁定醉了。智扬烧饼还拉着大师兄说,“我们两个好基友来照一张!”

菜一道道地上,酒一杯杯地喝。到我们16班的干杯时,小容已经喝得满堂红了。至于小翠,则像化了浓妆似的,脸上红红的酒晕堪比阿桂了。而且,加上那刚洗完澡还湿着的披肩长发,颇具女鬼资质……

8点30分,各老师逐渐退场,晚宴也接近尾声。威龙已经醉了大半了,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。环塘更是成为笑柄——醉得脸都“红得发紫”了。老毛在扫荡桌上的剩菜——瞧他饿的。当大家都在争相拍照留念的时候,可恶的阿囧还不忘拿酒去灌小翠。

原本我们还想去14班那边逛逛,结果嘉益说他们已经出发去KTV了,只好作罢。

9点多,晚宴结束,我们一行人朝聚会主场地——琴江旅业的天台出发。爬上七层的楼顶,热浪减弱了不少,阵阵“快哉风”让人酒都醒了一半。不过吃饭时还有一箱啤酒没喝完,真苦了旺哥一路搬过来,还抬上楼顶……

内屋准备了一个大蛋糕,关灯,唱了《朋友》,然后大家一起吹了蜡烛——只是,这是假的——阿囧那杀千刀的抢着吹灭了蜡烛!(文静还提供了伴奏——“愤怒的”一声尖叫)

说实话,开始的时候在天台还是有很多人的,丽婷、小翠、天健还有我在争着吹空调……过不多会儿,回宿舍的回宿舍,逛街的逛街,剩下几个玩三国杀的,当然还有阳台上、下面聊天的,比如我。

初时,他们聚堆玩三国杀,我坐在旁边看了会儿小说。这时其实才十点多,漫漫长夜,何以渡过?我手边的王老吉被抢了,于是我顺手牵了魏杰的……在这里玩三国杀显然没有宿舍里那种激情,因而很快就散档了。之后,威龙、魏杰、屎青都去上网了。

走下去,小马在玩手机,然后换成房长在玩。文山和老毛在高台上聊天,我坐到O山那一堆人里,听小山讲她的“人生理想”。

时间飞快。夜很黑,四周的灯光却很明亮,满天黑幕只见一颗星。外宿的同学们已经回去了,这时已经是凌晨。老毛说他明早要送某人去会考,于是回内屋床上睡了会儿。我,文静在楼梯转角口呆着,听冠坡述说他的“情伤”。没过多久,老毛又出来了,说太热睡不着,竟回到高台上席地而睡……最后我丢了几块纸板给他铺着睡。

这时小山也已经蹦蹦跳跳上来了,我、小山、冠坡坐在楼梯上。小山真的很瘦,那么小的空间她都能挤坐下来,小三就是小三……O炮回来了,刚和帅哥出去惆怅了。他拿来了酒,却只给我们倒,那坑爹的自己不喝!

智杨2B也来了。这时谈了很多,包括O炮的事,还有很多很多,想不起来了。直到老毛被吵醒,也加入战团。这时阿桂、阿囧、文静、智杨出去吃夜宵。小山脚伤去不了,还叫嚷要文静给她带份炒田螺回来。

于是留下了我、老毛、小山、冠坡。不久威龙他们和伟坚也回来了,只是魏杰收到他家老爹的指令,又回宿舍了。小山继续宣扬她“吃遍天下”的梦想。最后我们确定,小山才是最有义气的女生,陪我们一群男生聊了那么久,当然她的脚伤忽略……

不知不觉就三点了,文山、老毛、房长在里面打天王。上会儿Q,小翠居然还在,原来女生宿舍在开“卧谈会”。聊了会,说再见,结果是“我该说晚安还是早安?”这是离开学校前,和她的最后一句话。

大概接近凌晨4点,人陆续回来了。他们提议说玩真心话大冒险。老毛进去睡了,换阿桂继续打牌(看不出这妮子也会玩)。我没兴趣,于是就坐地上睡了,但是,我做了最愚蠢的一个决定:把肩膀借给小山睡觉。小山在靠我后肩上,竟教我怎么也睡不着……更悲剧的是,我还不能动。天杀的帅哥还拿相机对我们拍照,企图陷我于不义!直到她起身上厕所,我才得救。事实证明:小三确实惹不得!她上完厕所就跑内房睡觉去了,不过因为老毛和启源占领了床,她只能做旁边的凳子上睡。

期间,我和细哥聊了会儿,她和她同桌在操场上等天亮,想看日出。我“建议”她去男生宿舍,即我们房门口,看日出,效果很好。不过这是事实,我们房门口看日出效果极佳!结果嘛,她们自然没看到什么日出了,都被房屋挡住了。

回到真心话大冒险,他们已经成功把阿囧和阿桂的交往过程给拽出来了。还不停地问阿囧,阿桂哪里好,哪里不好……悲催的是,一旦被问到,那么就会出现一个奇怪景观——问题就像电视剧一般,一个个不断抛向阿囧,一直追问。最后,在打牌的阿桂终于忍不住回过头来,“暴怒”道,“老是提我干嘛?”终于作罢。

只是,作罢不代表结束。而且把矛头指向了另一个对象——班长!很不幸,班长也遭遇了“电视剧效应”的攻击。他和牙签的不正当关系终于彻底曝光!向这些辛苦的挖掘者致敬!

老毛也出来了,文静也加入战团,尽管她说她不会,但,这么简单的事,能有什么难度?于是,文静也被“电视剧效应”袭击了……

这时是5点15分大约。我看看玻璃墙外,东方群山背后已经泛起点点橙云。时间差不多了,叫上老毛,两人离开楼顶,开始往宿舍回走。于是就出现了开头一幕。回到宿舍楼下,遇到细哥和她同桌,闲扯几句,回宿舍睡了。

高三终于伴随昨夜的黄昏而落幕,新的生活也从今天的朝阳开始。

该文章根据 CC-BY-4.0 协议发表,转载请遵循该协议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fenying.net/post/2012/06/09/memory-of-graduation-day/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