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nying

Angus’ Home.


13 Sep 2011

写在明年的6月9日

该文章迁移自作者的旧博客站点。
源地址:http://fenying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02055993201181325240584/

我在期待什么?

昨天带着行李离开学校,站在校门口的我,心里空荡荡的,仿佛未曾来过这个地方。

高考已经结束,高中也成为了过去。虽然尚未知晓未来在何处,但不可否认的,我已经开始抛弃过去。

手机铃声的突然响起,打断了我的思维。屏幕上是一串陌生的数字。

我微微皱眉,应该是拨错号码的?知道我号码的人并不多,哪怕是班级通讯录,上面的号码也是错误的。

在悦耳的铃声催促下,我按下了接听键。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。

“那么久才接电话,干嘛去了?”手机那头的她抱怨道。

我心中的不安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了,影响着我的思绪。强压下去,随口应了一声,“是你啊。”语气中的生硬,以她的聪明,不会听不出来。

“什么是不是我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号码。”她继续发表她的不满,仿佛未听出问题。

我确实不知道。只好无视她的不满,直接切入主题,“怎么会想到给我打电话?找我有事?”

“有!哼!你以为我是你啊?那么没良心,考完试也不说一声就走了,说好的聚会也不参加!”我听着手机里偶尔传来“哒哒”声,应该是她在用手指轻轻敲击着话筒。

“嗯。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于是点点头,却又想起这是在讲电话,只好又应了一声。

“为什么没来?”

我沉默了。是啊,为什么不去呢?明明很喜欢这个班级的。难道只是因为她?或者只是因为我的本性让我选择了远离过去。

她或许也习惯了和我讲电话时的偶尔沉默,“我们认识三年了,却连一张合影都没有呢。本来还想在聚会时和你拍张合影的,谁知道你竟然没来!”

“这样不好吗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……

不好吗?

聚会又如何,总角之宴,去了也不过是徒增伤感罢了。

如今想来,从小到大,我的同学不知多少,而至今仍记得的有几个?若没有网络的搭桥,恐怕已是屈指可数了吧?

然而,不可否认的是,她将成为我印象里最深的一位,但也仅此而已了。

三年的回忆,三年的感情,可以随着彼此的离开而画上一个句号,已经很令我满意了。

将来如果有一天想起这些,这儿时的游戏,还会让人泛起幸福而苦涩的笑吧。

别了,高中。


明年的事明年方知,在这里只是突然有感而发,想象了一下明年的我会是如何。

文中的女孩是我的好朋友,但不是女朋友,她是我高中生活里唯一的羁绊。

写文章的目的,只是希望这段不似爱情胜似爱情的感情届时能够顺势而消。

该文章根据 CC-BY-4.0 协议发表,转载请遵循该协议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fenying.net/post/2011/09/13/fiction-of-graduation-day/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